1. <i id="mwi9m"><tbody id="mwi9m"></tbody></i>

      <b id="mwi9m"></b>

        <ruby id="mwi9m"><meter id="mwi9m"><p id="mwi9m"></p></meter></ruby>
                <rt id="mwi9m"><optgroup id="mwi9m"></optgroup></rt>

                  <font id="mwi9m"><form id="mwi9m"><var id="mwi9m"></var></form></font>
                  <tt id="mwi9m"><noscript id="mwi9m"><samp id="mwi9m"></samp></noscript></tt>
                    1. 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吴敬琏:市场如战场
                      2018-12-15 11:46 作者:陈伟 来源:中国经营报

                      吴敬琏第一次听到别人称呼他为“吴市场”是来自老友乌家培,1990年底的一次聊天中,乌家培告诉他现在都把他称为“吴市场”,实际上这是当时的计划派官员强加给吴敬琏的贬义词,而在支持市场经济的人看来,“吴市场”的称谓却有着特殊的符号意义——改革开放以来,持续十数年的计划和市场之争在中国从未停息,一度吸引了各方力量的参与,但都未取得压倒性的优势,相对而言,以吴敬琏为代表的市场派略显势单力孤。

                      博弈的转机来自于1992年,87岁高龄的邓小平年初南下视察,其间发表了中国改革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南方讲话”,市场和计划之争至此尘埃落定。此前吴敬琏发表的论《论作为资源配置方式的计划与市场》等论文被视为这场解放思想的运动经济理论上的依据,他随之声名鹊起,成了全国知名度最高的经济学家,无人能出其右。2018年,吴敬琏已经88岁,中国的改革也进入了第四十个年头,回望来路,历次的改革节点中都能看到的身影,尽管似乎总是少数派,但历史正在证明他的判断,在他身上,人们看到了一个探索者的敏锐,非凡的勇气,以及已经逝去却从未磨灭过的他的老师顾准的背影。

                      师承

                      《华尔街日报》曾声言,“如果说中国有一位经济学家的意见永远值得听取的话,那就是吴敬琏”。

                      事实上,学经济并不是吴敬琏最初的选择,深受痴迷于科学的舅舅的影响,吴敬琏青年时就立志于做一名工程师,兵荒马乱之际,也颇有实业救国的雄心。但命运阴差阳错,最终吴敬琏成为了一名经济学的学生。1954年,他从复旦大学经济系毕业,分配到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邂逅了杰出的思想家顾准,但彼时未有太多交集。此后吴敬琏经历了那个时代多次的政治斗争洗礼,直至在“五七干校”的劳改队,他和顾准再次重逢,并结下了数年的渊源,也奠定了他此后学术研究的底色。

                      “五四运动”前后,胡适提出“易卜生主义”,乌托邦式的伦理道德、出走的娜拉成为中国青年自我觉醒的种子。但清醒的鲁迅却提出了让人惊醒的疑惑——娜拉出走以后怎么办?在河南息县的五七干校,顾准重拾这世纪之问,在吴敬琏心中震荡出巨大的涟漪——新中国建立即“娜拉出走之后”,计划经济为什么没能让中国人富起来?中国要建立怎样的经济和政治体制,才能真正实现现代化?

                      一代人的青春在政治的寒冬中沉沦,直到遇到顾准,吴敬琏才打开了学术的天窗,也领悟到真理的探索没有禁区。从研究希腊城邦制度伊始,在历史的沉浮中汲取理性的力量,顾准和吴敬琏超越了同时代的经济学者,找到了追溯和理解当代中国命运的钥匙。顾准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吴敬琏,这已经难以深究。但和顾准朝夕相处的时光无疑在吴敬琏的生命中打下了深刻的烙印,让他有机会看透时代的表象,获得一种内心视力。他在后来回忆,“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参与这种能够启发人思想的自由讨论了,这种机会居然在被打成‘反革命’的情况下得到,真是一种奇缘”。

                      多年之后,因为对自由经济的坚守,对法治市场体系的捍卫,吴敬琏赢得了声名最响的两个称呼“吴市场”和“吴法治”,这既得自于顾准的传承,也可看作对顾准的致敬。

                      纷争

                      2001年元旦,中央电视台首次公布了年度经济人物的评选,在获奖的十人中,吴敬琏是唯一一位经济学者,他的声望一时达到了巅峰,这也让他在随后而来的几场论战中难以沉默。

                      2001年1月,吴敬琏就当时证监会处罚庄家操纵股价的问题接受采访,直接将股市比喻成了“没有规矩的赌场”,并批评了中国资本市场定位扭曲,成为了国有企业圈钱的工具。此言论一出,就在市场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各种证券类媒体相继开始对他的讨伐,董辅礽、萧灼基、吴晓求、韩志国等经济学家甚至召开了记者恳谈会要与他一辩高下,而股市也闻风而动,终止了持续上涨的行情,一时间,吴敬琏陷入了巨大的舆论漩涡中。此番论战以吴敬琏的《十年纷纭话股市》一书的出版而告终,他专门为此书写了长达2万字的前言《股市七题》,对质疑进行了逐一的反驳。

                      值得玩味的是,吴敬琏在《前言》的结尾部分写道:“诘难有些来自我的老同事和老朋友,他们在过去为实现市场经济改革的共同目标对我提供的帮助和支持至今记忆犹新,回想起来仍然令人感动。不过我总是觉得,争取建立市场经济,并不只是为了我们自己,甚至不只是为了我们这一代人。当我们作为时代的幸运儿得以享受改革的第一批成果的时候,不应忘了还有许多平民群众,他们甚至没有得到应有的平等机会去谋求体面的生活。当看到一些生活无着的下岗职工拿着自己的微薄积蓄无奈地投身于极不规范的股市而没有别的出路的时候,我们不觉得自己有责任为他们做些什么吗?”

                      此时,吴敬琏已经在试图穿透民生和庙堂之间巨大的鸿沟。

                      由于股价操纵行为泛滥,内幕交易层出不穷,严重打击了投资者信心,加上当时时任中金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许小年的“千点论”抛出,股价由此一路走低。在投机者眼中,吴敬琏成为了“罪人”,怪责之声四起,而在投资者眼中, 吴敬琏罗列的股市弊端可谓切中要害,时至今日,中国股市依旧可以从他的谏言中汲取营养。

                      股市的辩论余波未平,另一场事关中国经济发展道路的争论却已悄悄酝酿。

                      2003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宽松的经济政策带来的经济过热正在中国各地蔓延,各省市不约而同把汽车钢铁能源能重工业当成提升GDP、增加税收的突破口,大干快上风起云涌,在一些研究人员和媒体的加持下,“重化工业”俨然成为中国新型工业化道路的不二之选,但各界的狂热反而让吴敬琏冷静下来,他认识到这是一场利益攸关的中国发展道路之争。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40年,不平凡的企业家,不平凡的大作为

                      “不平凡”就是独特性和创新性。正是他们的种种“不平凡”,才为这段历史留下了那些鲜活的企业形象和企业家精神,..[详情]

                      巨人史玉柱:坎坷半世说征途

                      60后的史玉柱终究是老了,这些年的互联网风口,他一个都没有掺和。..[详情]

                      帝豪2注册